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乡镇风光

扶绥县发展农村民间传统文艺的调查报告

时间:2015-04-13 09:27:45来源:

  发展农村传统文艺 推进农村文明建设

  ——扶绥县发展农村民间传统文艺的调查报告

  □ 黄巧丽

 

图为《夕阳潇洒歌》剧照。

 

  扶绥县在挖掘传承农村传统民间文艺,强化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中,走出了自己的一条特色路子。

  ●依托县文工团,带领农村文艺“走出去”

  案例:

  去年11月5日,首届中国农民文艺汇演在苏州举行,扶绥县选送的两个节目《阿六叔》和《夕阳潇洒歌》一举胜出,分别获得丰收奖和银穗奖。在该届汇演中,广西8个节目获准参演,扶绥县占据了两个并双双获奖,扶绥农村文化发展的繁荣由此可见一斑。

  《阿六叔》和《夕阳潇洒歌》均为采用当地采茶歌舞的音乐元素,融合现代歌舞元素的“采茶表演唱”,诙谐幽默,极具地方特色。《阿六叔》曾获区、市级多项大奖,并入选2008年全国群星奖评选范围。《夕阳潇洒歌》曾获广西“社区情·和谐颂”文艺汇演一等奖,并应邀参加2008年广西电视台“春天的祝福”迎春茶话会、首届广西“十大魅力乡村”颁奖盛典等大型场合的演出。

  这两个获得多项奖的节目均为扶绥县文工团的文艺工作者自编、自导、自演。多年来,扶绥县文工团秉承“把家乡的优秀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进行挖掘、润色、演绎,带出扶绥、走出广西”的宗旨,创作了许多以扶绥传统文化艺术形式为载体、融合多种现代艺术元素的文艺作品。案例中的两个优秀节目都是采用传统艺术形式搭载现代生活内容的、独具地方特色的“采茶表演唱”,故为外域观众所理解与接受。

  扶绥县文工团还担当社会文化指导者和艺术培训工作者的重要角色,对全县群众业余文艺团体进行登记造册,安排业务人员挂点辅导,经常开展培训活动,以此发展壮大群众业余文艺团体队伍,进而使“保护本地域文化基础、弘扬本民族文化艺术”的观念深入人心。

  ●建设乡镇文化站,蓬勃农村民间文艺

  案例:

  去年11月12日至15日“2008广西全区小品大赛”在南宁举行,其中获得大赛铜奖的节目《跪老婆》由扶绥县山圩镇文化站选送,这是一个幽默诙谐的古装戏曲小品,演员皆为农村业余文艺爱好者,而他们竟能在全区性专业大型艺术比赛中获奖,令人叹服。该文化站站长姚文表示:“我们农村的、传统的东西具有很大魅力,只要我们好好挖掘表现,一定会赢得观众的赞赏。”

  山圩镇文化站有工作人员3名,其艺术辐射力度和广度却很大。由站长姚文发起建立的戏剧团,人员均为农村民间戏曲爱好者,每年应邀到宁明、崇左、上思、钦州、邕宁等县(市)演出50多场。在2006年10月 “中国农村欢乐演出年”崇左市第一赛区比赛中,该团获得两个一等奖、三个二等奖和三个三等奖。

  该文化站还对具有本地特色的彩茶花剧、唱春牛、踢伞舞、山歌等传统文化遗产进行整理,共收集整理地方彩茶花小调53首;创作34部地方古装彩茶花剧和3部现代彩茶花剧及一批小品、相声、山歌、舞蹈等节目。

  无独有偶,中东镇文化站亦致力于弘扬农村传统文化,歌颂农村文明,还免费培训群众文艺表演爱好者,先后发展了6支粤剧文艺队。

  由此可见,通过文化站的辐射带动作用,日渐繁荣的农村文艺宣传队成为农村先进文化的领航员、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代言人、优秀民族民间文化的传承者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新农民。因此,扶绥县非常重视乡镇文化站的建设,要求每个乡镇建设具有实际机构、人员配备、职能明确、有活动场所和站内图书馆的文化站,并由其组织成立群众业余文化宣传队下乡宣传,同时积极创造有利条件给参与演出的农民,如把文艺队的部分演出节目纳入政府宣传活动,以给予演员一定的活动经费补贴;参加春节文艺演出的农民演员可以优先砍运甘蔗入厂等。

  ●巩固农村阵地,保存农村传统艺术

  案例:

  渠黎镇新安村60岁的何宝多老人自幼擅长编唱山歌,而且山歌内容随时代之变而变,他还热心教人唱山歌,在当地颇有威望。如今,新安村1300多名成年人几乎人人会唱山歌。他还把自编的800多首包括政策、法律、计生、交通等内容的山歌编成册子,无偿献给扶绥县民族局,作为山歌的“种子”广为传播。

  而中年山歌手李国伟在扶绥“山歌界”里同样有威望。他精通丁星韵、娇连韵、金银韵等多种山歌唱法,几乎走遍扶绥所有乡镇村屯的歌坡,多次代表扶绥到各地演唱、比赛。在他的发动下,县里于2007年10月成立了扶绥县传统山歌宣传协会,专门以组织歌圩的形式为各单位宣传政策、法规等。据不完全统计,协会创办至今已组织800多场次大小规模的歌圩,把110多个新人培训成山歌演唱能手。

  案例:

  渠黎镇渠讨屯是自治区级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试点屯。该屯于2008年建成灯光球场、村民娱乐舞台。村民们可以组队打篮球、排球,还有本村或外地农村文艺队来演出,无形中也繁荣了农村文艺。

  农村传统文艺产自农村,村屯是一个最基本、最广大的阵地,扶绥县通过两个举措来固守这个阵地:一是通过有威望、热衷于农村传统文艺的农村民间艺人的宣传推广,把农村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保存并发扬,如案例中的何宝多、李国伟传承了民族文化,并带动影响农民群众保护传统文艺;二是在建设新农村过程中,注重建设村屯舞台、球场等基础文化设施,提供农民创作、展示、欣赏自己民族民间文艺的空间,以此拉动乡风文明,传承区域文化。

  扶绥县在发展农村本地传统民间文艺的探索中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子,促进了当地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但是,扶绥县在发展当地农村文艺中不可避免地面临这样的问题:农村传统民间文艺编演主体的失落和欣赏人群的失落、传承方式的失落——农村传统民间文艺的编演主体是上述案例中所说的文工团(或其他团体)的专业研究人员和民间艺人,他们人数毕竟有限;便利的交通和通畅的网络信息使农村青少年接触并接受城市的娱乐方式,农村传统民间艺术欣赏人群渐少;民间故事或文化艺术往往是“口耳相传,手手相授”以传承下一代,没有规范文本、没有统一标准,许多珍贵的民俗技艺和民族艺术随着老艺人的逝去而消失,地方戏曲、说唱艺术等民族文艺随着文化生态的变化而日渐式微……
发扬农村民间传统文艺,任重道远,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扶助。
 



崇左市扶绥县中东镇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东办公室: 0771-7685088   技术支持:崇左新闻网